家人車(chē)禍身亡,賠償款被拖欠18年!深圳多部門(mén)出手終結案

2024-06-27 20:28作者:廖靜文 蔡詩(shī)妍來(lái)源:奧一新聞編輯:王河峰

“18年前我父親因車(chē)禍去世,如今,感謝廣東軍地檢察機關(guān)傾力相助,將這起案件成功辦結,我拿到了遲來(lái)18年的民事賠償款?!苯?,南部戰區海軍某部戰士王某感激地說(shuō)。

奧一新聞注意到

一起長(cháng)達18年的執行案

終于在日前畫(huà)下句號

究竟是怎么一回事?

一起來(lái)關(guān)注

↓↓↓

01

案件判決多年賠償款仍未到位

現役軍人求助組織

王某系南部戰區2012年入伍的一名現役二級上士。據悉,2006年,王某父親在一起交通肇事案中不幸身亡。廣東省深圳市龍崗區人民法院判令肇事者楊某賠償59萬(wàn)余元,扣除保險公司賠付的8萬(wàn)余元,楊某未履行任何賠付義務(wù),后經(jīng)法院強制執行仍無(wú)果。

截至2023年5月,尚有賠償款本金51萬(wàn)余元以及孳息未執行到位。無(wú)助之下,王某向部隊組織反映。

? 2006年1月25日,王某父親在深圳市龍崗區某路口,被楊某及其雇用的駕駛員撞倒并致死亡。事故發(fā)生后,楊某指使駕駛員逃逸,交警部門(mén)認定楊某負事故全部責任。

? 2007年1月10日,法院判處楊某及其雇用駕駛員相應刑罰,并判決楊某賠償王某及家人經(jīng)濟損失60萬(wàn)余元。判決生效后,楊某支付了1.6萬(wàn)元安葬費及7萬(wàn)元保險賠付,除此之外未再付分文。

? 2009年2月26日,法院認為楊某無(wú)其他可供執行的財產(chǎn),裁定終結本次執行。

? 2023年8月1日,經(jīng)王某申請法院恢復執行,但僅查到楊某名下現金總計不足1300元,無(wú)其他可供執行財產(chǎn)。

02

檢察機關(guān)多部門(mén)聯(lián)動(dòng)

多次釋法說(shuō)理終和解

據悉,解放軍廣州軍事檢察院在送法下基層中了解到這一情況,為維護軍人軍屬合法權益,遂向深圳市人民檢察院移送該線(xiàn)索。隨后,該線(xiàn)索被第一時(shí)間交由深圳市龍崗區人民檢察院辦理。

軍地檢察機關(guān)啟動(dòng)協(xié)作機制,聯(lián)合成立辦案組開(kāi)展民事執行檢察監督,及時(shí)調取卷宗材料。辦案人員查清楊某名下財付通、對外投資、購買(mǎi)基金等情況,向龍崗區法院制發(fā)檢察建議,督促其加大賠償執行力度。

軍地檢察機關(guān)在辦案中還了解到,王某父親去世后,其家庭失去主要勞動(dòng)力,十幾年來(lái)生活艱難。經(jīng)研判,啟動(dòng)司法救助程序,由深圳市、龍崗區兩級人民檢察院聯(lián)合救助。

得知法院重新恢復執行程序后,被執行人楊某企圖通過(guò)離婚手段轉移財產(chǎn),逃避執行。軍地檢察機關(guān)認為楊某已涉嫌拒不執行判決裁定罪,遂向公安機關(guān)移送線(xiàn)索,后公安機關(guān)依法對楊某立案偵查并采取強制措施。


圖為軍地多部門(mén)召開(kāi)圓桌會(huì )議。

“司法打擊不是目的,重要的是讓失信者端正態(tài)度,積極履行應承擔的義務(wù)?!饼垗弲^檢察院主辦檢察官龔陽(yáng)說(shuō)。

軍地檢察機關(guān)聯(lián)合龍崗區法院、龍崗區人武部,組織王某與楊某親屬及律師進(jìn)行調解,聯(lián)合向楊某親屬釋法規、講道理。廣州軍事檢察院主辦檢察官劉元表示,由于楊某的過(guò)錯導致王某自幼喪父,加之其拒不履行賠償義務(wù),給王某身心造成極大傷害,楊某于情于理都應積極履行判決并向王某表達歉意。

最終,楊某親屬當場(chǎng)承諾代為繳納58萬(wàn)元,并向王某及其家庭表達歉意,王某也向楊某出具諒解書(shū)。困擾王某18年的難題終于圓滿(mǎn)解決。

近年來(lái),軍地檢察機關(guān)緊盯官兵急難愁盼問(wèn)題,能動(dòng)履職開(kāi)展涉軍民事執行監督,協(xié)同開(kāi)展司法救助,將“結案了事”轉變成“案結事了”。

來(lái)源:深圳市人民檢察院、檢察日報

采寫(xiě):奧一新聞?dòng)浾?廖靜文、見(jiàn)習記者 蔡詩(shī)妍